在没有富有之前就老了

在没有富有之前就老了 「沒有永久的敵人,只有永久的利益」 這句古話好像是永恆的真理。 在足球場上,敵人就是那11個阻止我們把球踢入球門的傢伙,最壞的敵人就是那個守門員。 打完球了,互相交換球衣做紀念,各自喝啤酒慶祝去,球隊的後台老闆經理開始計算這場比賽的收入,永遠的利益。贏隊的球迷喝酒慶祝,輸隊的球迷喝酒解愁,酒文化利益非凡。球迷即使打打架,讓警察忙一忙,世界是和平的, 不是平的。 在台灣的政壇,國民黨罵民進黨,逢中必反,民進黨的罵國民黨,出賣台灣,選舉時他們是敵人,就像球賽。選完了,國民黨的大大方方與大陸做生意,民進黨的低調往來開拓大陸市場,各自喝各自做的啤酒。利益不分國籍,商人無祖國,古人這麼說。台灣電視名嘴秀,現在熱烘烘的話題除了國民黨局勢不利,大家乘機打落水狗外,被奧巴馬隨便一句話硬把台灣拉到反恐陣營,也讓 IS 把台灣國旗列入攻擊目標,比較重要的其實是中資購買台灣媒體與科技企業的新聞。這些都在 YouTube 里。 年輕的時候很熱衷的一項活動就是去聽名人的演講。每次聽完總會有很多感慨與鞭促自己要努力上進。網絡時代確實方便,現在許多大學都會把該校的演講辯論,拍錄放在 YouTube 上,我們可以悠閒的在家裡隨心所欲的欣賞。這個澳大利亞大學的演講, Why China Will Not Become the Dominant Power in Asia ( http://youtu.be/_AvNT3vyzr0 ),… Read more “在没有富有之前就老了”

愛情不能當麵包吃

愛情不能當麵包吃 「愛情不能當飯吃,沒有愛情寧願死」, 吃與死押韻,不錯。「生命誠可貴,自由價更高」, 這也是一句老生常談,也算不錯。今天聽到一句 「民主不能當飯吃,沒有民主給你屎也得吃」。哇!好強烈的語氣,估計講這句話的人,一定吃過沒有民主的苦頭。 日本台灣還有把香港也算一個,都開始進入老人化的社會。其實也不是只有這幾個國家,歐州二次戰後 1945 到 1955 出生,也就是1965 到 1985 鞠躬盡瘁奉獻自己的青春,穩定歐洲經濟高速發展的這一群人,現在開始進入退休年齡。1945 出生的現在 70 啦! 歲月無情不饒人哇! 八零後這一代,日本台灣香港的年輕人有比較強的獨立自主心態,想不想生孩子,她們自己做主, 不是公公婆婆說的算。老公太強勢沒有用 – 搞不好離了你。西方早期用經濟誘惑,鼓勵生二三個,效果好像也不很明顯。「I don’t want baby」 這句話在最近新聞流行語里出現 ( http://www.bbc.com/news/magazine-34916433… Read more “愛情不能當麵包吃”

真假難辨 – 奧巴馬在恐怖份子清單

真假難辨 – 奧巴馬在恐怖份子清單 每天早上七點到八點,是咖啡,閱讀新聞與收音機的時候,沒有創意的生活方式,但卻是一天好的開始 – 把大腦的發動機開啓! 今天 BBC 這條新聞發人深省:Anonymous ‘anti-Islamic State list’ features Obama and BBC News ( http://www.bbc.co.uk/newsbeat/articles/34919781 )。 國際無名氏組織 ( anonymous international ), 是一群年輕,自己為是,不很嚴密組織的組織,有時我稱他們為 「網絡梁山好漢」。梁山108條好漢劫富濟貧打抱不平,對有些人是罪犯,對另一些人是英雄。無名氏在,阿桑奇的維基解密與斯諾登的稜鏡門,這二個案里做了很多貢獻。幾個月前的傑作是侵入那婚外情介紹網站,把會員的名字公開,害得一些喜歡,換老公換老婆的人好尷尬。巴黎的大爆炸,無名氏發表聲明要「幫」政府,做政府無能為力的事,把… Read more “真假難辨 – 奧巴馬在恐怖份子清單”

後知後覺與偷工減料

後知後覺與偷工減料 很久很久以前,鑰匙在西裝褲的口袋里扎了洞,第一時間是買了個鑰匙包,避免尖端穿破布料。後來碰上了這瑞士做的機械號碼鎖, 安裝在大門外的安全鐵門上,出門從來就不再帶鑰匙。出門一拉,咔嚓一聲,回來按八個按鍵,二個主碼六個副碼,小小的設計卻讓生活上的進出,變得非常輕鬆愉快。算算數學, 四取二乘於十取六,排列組合夠多,加上試開三次錯誤,會有十五秒的禁止時間,估計小偷一天之內沒法用強迫組合開門。出門不回家,才需要把主門鎖的鑰匙放在包里。這個鎖的設計,三十多年前的設計,簡直找不到任何弱點缺陷。 來大陸工作,忍不住帶一把過來,讓自己客居進出自如,從來不會有忘了鑰匙,或是一堆鑰匙里找的糗事,更不用說那鑰匙斷在鎖里的怪事。門鎖是機械操作的,不是高科技,從來不需要想電池的問題, 更改密碼需要把它打開,把裡面的 「卡拴」 位置改變。有點麻煩。 朋友新家,買了個幾千塊的高級號碼鎖。電子的,可以用號碼,也可以用磁卡開啓。改變密碼,先輸入開啓碼後,按 1 然後輸入新密碼二次,人在門外就可以完全操作。我告訴朋友說,你最好小心不要得罪老婆。她生氣回家在門口,開門,再多按幾個鍵,你就回不了家了!  假如你想做壞事,設法偷他的密碼,很容易,把你的手機放在門口附近,一分鐘的錄影就夠了。等主人出去了,你就大方的打開,更改密碼,進入,把它當作你的家。主人回家進不來,你一定會聽到外面的吵鬧聲。下一步主人會去,打電話等開鎖專家。一般家都會有看外面什麼人的廣角鏡,看看沒人時,你可以不慌不忙的開門離開。假如你想惡做劇,把密碼改回,那個主人一定會發瘋! 我看過日本人的設計,更換密碼,需要從裡面,啓動一個控制閥,請求更改密碼的主碼有二十個字長的密碼,記不住的,你只會放在家裡保險櫃里。這個偷工減料的設計,忘了密碼怎麼修改呢? 賣鎖的人肯定會有另一個 「萬用主碼」,或是 「萬用磁卡」, 所以小偷只要收買那個公司的維護人員,基本上壞人可以自由進出很多有這種鎖的人的家。 這個鎖,送給我,我都不敢要。還好朋友住的是高級住宅,保安非常嚴格,攝像頭到處是,估計沒有那麼笨的小偷,想打這種住宅的主意。所以只要注意不要惹老婆生氣,尤其到外面吃飯看電影要順她,不然你停車回來就有的好玩了!

蒼天之下國家之上

蒼天之下國家之上 估計大家聽過這個翻譯的恰到好處的藥名 「偉哥」 (viagra) , 這個產品在當年經濟低迷哀聲遍地的時候,Pfizer 這個公司脫穎而出獨獨賺大錢。 聽說它的發現是個意外,在研究心臟病藥物的過程中,研究人員發現了它的 「副作用」。在外國它是處方藥物,必須有醫生處方藥局才會賣給你 (外國大部分是醫藥分家)。但是臉皮薄的的男人多的是,所以到那些管的不特別嚴格的國家 「代購」, 曾經是大賺錢的行業。   在那年代,有不少使用不當出意外的報導,電視台訪問一個老人,他砰出一段經典的哲學:寧願戰死「沙場」,也比睡覺中死去更有意義。 事隔十幾年, Pfizer 今天上報,它要以 1600 億美金收購一個愛爾蘭的公司叫做 Allergan, 目的是減低在美國的稅 ( http://www.bbc.co.uk/news/business-34900344 )。商人無祖國見利忘義,沒啥稀奇,富豪在這裡賺大錢,把資產轉移到另一個國家的例子,比過江之鯽還多。但是這公司的規模太大,引起輿論的注意,奧巴馬,希拉里等等都發話了。這場戰爭才吹響了開戰的哨子聲。美國是法制的國家,財團纘法律的弱點,而不是漏洞,所以對提問的回答是:我們犯了那一條法律?已經有大把專家提出法律的修正案,有一派理論主張限制不在美國納稅公司的營運空間。實際怎麼做, 唔知樣! 香港人都熟悉匯豐銀行這個財團,總部在倫敦但是八成的利潤來自以香港為主的亞洲業務。假如你比較民族主義,說它是現代的殖民手段,一點也不過份。最近英國政府想推行一個什麼規定,大約對該集團不是很有利,所以今天的新聞是匯豐威脅英國政府,要將總部遷離倫敦。( http://www.bbc.co.uk/news/business-34897946… Read more “蒼天之下國家之上”

先富有了,再老去!

先富有了,再老去! 在大陸經常聽到 「服務銀發族是很有前途的事業」 的論調。但是你要不先真心問問,大陸的銀發族真的富有嗎?走出北京上海深圳,也許你會發現,大陸很多人還沒富有就已經老了! 尤其今年這一輪股票的遊戲。把本來還有點積蓄銀發族,最後的保險櫃,也打開清空。人口結構的問題,銀發族如何照顧,應該是有心人該思考的問題。 老酒裝新瓶不是什麼錯,尤其當新瓶在設計上設想的比較周到。英國有一個小鄉村,被改造成一個退休人村莊。它是從傳統養老院的概念演化出來。一般營業的老人院,有好有壞,養老院服務人員粗暴甚至虐待的案例,時有所聞。老人問題一上新聞,社會的反應總是特別劇烈。 在西方人道人權特別重視的社會,退休的人要過正常的家居生活,他們認為理所當然。如何在個人經濟條件不同,生活要求不同,健康條件各異的種種因素中,找到一個平衡,於是這個退休村的概念逐漸形成。 村莊的設計與一把村莊沒有什麼不同,只是偏向單一的或是雙人住的住宅, 有帶陽台可以曬太陽公寓型的,也有西方人喜歡那種帶有小花園的平房。這些住宅可以租可以買,端看個人的需求與經濟條件。這個村莊並沒有年紀的限制,它只是建立在一個 「用樣顏色的烏鴉飛在一起」 的概念, 製造一個容易交朋友的環境。退休人生活需求的研究多的是,提供服務方法與設施沒有困難。服務60歲以上人群,最不好管理的是服務人員的細心與態度。管理公司規劃了一套綜合服務內容與服務時間的收費辦法,鄉村的退休人士以按服務收費,同時也充分發揮有限的服務人員,要服務很多人的困難 人總會越來越老,老伴有一天會先走,對這問題他們提供比較貼心的設計,除提供生活的支持外,更重視精神上的陪伴。除少數沒有兒孫的,管理公司會用盡辦法鼓勵兒孫經常來探望,甚至過夜。在沒有辦法中,他們努力的找替代的辦法。 在這退休村的概念里,退休了把工作時在城市裡的房子賣掉, 到鄉下退休村買相對便宜的房子,手上也有足夠生活的中規中矩的經濟條件。不需要依賴兒女,更不需要依賴社會的救濟。文章標題,先富有了,再老去!,希望能說明 「富有」 指的是,你人生最後的二十三十年經濟上獨立,沒有煩惱,生活上按照自己的方式,需要的時候有優質的照顧團隊 – 他們不以作慈善的概念經營,而是以合理有人情味的服務。有孝順的兒女很好,沒有,日子照樣可以安穩的過。 先決的條件是: 先富有了,再老去!

選美與足球

選美與足球 選美, 把美麗的女人排成一排,讓裁判與觀眾一飽眼福的活動。對這活動見仁見智意見分歧。從最嚴厲的批評說是對女人尊嚴的侮辱,到說它是低級類似 karaoke 為有錢人找情婦,到把選美認定為一種美體藝術與高度娛樂的活動。無論你的意見是貶是褒,選美關係很多人的商業利益,也關係年輕貌美的個人成名機會。台灣好像沒有台湾小姐選美。記得1960年代台灣有過,方瑀當選,但不久變成連戰媳婦。而且好像當選的小姐大部分成為政治人物的那個xx! 當時老蔣知道後大怒,從此禁止選美。老蔣在這方面有比較高道德的置高點。那是我们當時中學生的熱門話題。 加拿大華人 Anastasia Lin 今年當選為 加拿大小姐準備參加在大陸海南島三亞舉辦的世界小姐選美。不幸因為拿不到簽證而失之交臂 ( http://bigstory.ap.org/article/0494128f16b54b9abd5044de48ce89a7/canada-miss-world-china-denying-me-entry-over-comments )。報導說可能與她今年七月在美國國會有關法輪功的聽證會有關。 這位林小姐 13 歲時移民到加拿大的,現在25歲,年輕美麗有理想。也參加了一個相關題材的紀錄片演出。大概是加拿大教育的人權與言論自由的影響,她認為她應該用加拿大小姐的頭銜,為家鄉的人做點正義的事,卻應證了古代人說的:言多必失。失不是失誤的失,是失去比賽的機會的失。現在只好眼巴巴的看著一個成名夢,夢醒打水漂。 香港,曾經是很香的港口。從 1970 來與大陸足球友誼賽一直平安無事。但是,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,主辦單位用加強鐵欄桿把雙方的球迷分隔開。( http://www.bbc.co.uk/news/blogs-china-blog-34840747d )。大陸海報不知道是要諷刺或是要贊美,說香港隊裡白皮膚,黑皮膚,黃皮膚都有。我心想,香港比台灣更是多元化的社會,容忍各式各樣的人群,五彩的皮膚顏色很好呀! 不知道是警察太過神經質還是警察太閒沒事乾,今年的比賽出動1000名警察。哇好心疼我納的稅。 我告訴那些熱愛足球朋友,在家裡拿著啤酒看電視安全些。

什麼人會有可能變成恐怖份子?

什麼人會有可能變成恐怖份子? 平常喜歡抬頭看天空,雲彩總是的千變萬化,令人心平氣和。今天看 YouTube 的台灣政論節目,裡面談到這個叫王如玄的台灣律師,居然是北京人民大學的法學博士,而後视频说大陸學運的王丹質疑怎麼可能會有人,到沒有法制的國家學法律?立場問題無可厚非。 直到報導這個王如玄在 2008 年當台灣勞工部部長,竟然動用2000萬台幣聘請80個惡訟師,告幾千個勞工家庭甚至小孩。讓我心不平氣不和,腦子幻想像 superman 飛過去,把她踢到半空中,让她摔個半死。細節視頻里沒有講的很清楚,但是大體是就是經濟危機,政府貸款給勞工,渡過危機,還錢的追溯期限快到,所以這個共產黨訓練出來的台灣律師勞工部長,一下把幾千勞工告到法庭。 最近的恐怖份子的報導心有余悸,但是聽這報導時意识到,恐怖份子的形成,常是按部就班的普通人被逼出来的,古代的逼上梁山。這個王如玄,就是製造恐怖份子的推手。假如她成為受害者,我會心裡想,當你把那六十七十歲,窮的度日如年的勞工,利用所謂的法律,欺凌到如此地步,因果報應被傷害,怪誰呢? 古話說「車船店腳牙,無罪也該殺」,古人这么写因为这些行业里,有欺辱弱者,奉承强者的特性。現代台灣的陳水扁,馬英九還有這個叫王如玄的女人,都是律師從政濫用權力,有欺凌百姓的特性。看起來,無罪也該殺,應該重寫了:財政律精理 – 財團,政客,律師,精算師,理財師。在這些行業里,當然有好人,但是当他们做壞事,對普通百姓的傷害,程度最大,人数最多,而且他们还自以为是。

灾难的政治 – 冷眼旁观但笑世人痴

灾难的政治 – 冷眼旁观但笑世人痴 巴黎 – 情与欲,爱与恨,美酒与咖啡的城市。巴黎是漂亮的女人,美丽的穿着扑鼻的香水,时尚与潮流的引擎。在巴黎1113 恐怖袭击后的这几天,相关的报导占据欧美媒体大部份的篇幅。发声支持法国人的政治人物满街是,行动支持法国的活动也到处有。在英国伦敦,历史上名将尼尔逊打败拿破仑的纪念广场,还有足球赛的球场,群众唱法国国歌,历史的敌对暂时抛到脑后。连台湾的101,也在顶部挂法国三色旗 “同情与致敬”。 “同情” 大约是对不幸遇难的一百多人,表示哀悼。 “致敬” 大约是对法国政府民众不为恐怖行为屈服,表示鼓励。在这一刻,欧洲基督教义的百姓是团结的。 一个法国的父亲在他的 twitter 上表示感激与不解, 原文 “I’m grateful to Brahim for saving my ex-wife and children, but… Read more “灾难的政治 – 冷眼旁观但笑世人痴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