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進步秘訣 29 – 恐怖份子與失智份子

台灣進步秘訣 29 – 恐怖份子與失智份子

[2016-7-16] 沒有想到 2016 的七月世界竟然是如此不平靜;台灣在尼伯特颱風夜發生鐵路爆炸,左營海軍的雄三飛單無緣無故的射出。尼伯特是天災,鐵路爆炸從目前的新聞報導,是個人發了瘋的行為。這與台灣重大的殺童案與被羅瑩雪快速槍斃鄭捷,客觀上看,都是屬於個人失智。「失智份子」的殺人動機不是因為某種個人信仰或是理想。
雄三飛彈誤射現在表面上平靜下來了,找了四個低級的軍人認罪,暫時平息民眾的擔心。相信更徹底的調查真正進行中。陰謀論者說這事件是國民黨親共統派,安排故意製造的事件,目的是挑起二岸的戰爭。假如陰謀論是真實,這種行為就應該歸類為 「恐怖份子」。
失智份子,普通人說的 「瘋子」, 台語里的 「笑耶」取義於這些人會無端無故的傻笑。生活的壓力,基因的突變,疾病的影響,瘋人存在每一個社會。五十年前台灣鄉下人處理家門不幸出現異常成員的方法是,把病人鐵鍊在柴房裡,給予食物不給予傷害騷擾他人的機會。本質上這與現代的精神病院沒有什麼大不同。幾十年前倫敦大學有人研究發現治療精神分裂的效果並不明顯,它與自然恢復 (spontaneous recovery) 沒什麼不同。簡單的說,有些精神異常的會自動回復,有些不會。一個法國醫生甚至建議把沒有暴力傾向的精神病人,安置在離開人群的地方,給予生存該有的食物,讓他們自由自在的活在他們自己的世界。很多精神症狀,就是因為沒法面對現實世界,為了保護自己,走入我們認定的精神病狀態。在那狀態里他們自得其樂;何必硬要把他拉到他沒法適應的社會?

法國尼斯的國慶日大卡車橫衝直撞案,非常淒慘,傷亡的都是無辜的孩子與民眾。政府發言人一口咬定這是恐怖份子的恐攻。但是警察局的紀錄說這個人沒有任何與恐怖組織的關聯,只是一個犯過小罪的卡車司機。一般恐怖襲擊都會有組織出來搶 「血的業績」,這次卻只有含糊說「殉道者聽到神的召喚」。是失智是恐攻,真相還待警方的調查。
預防失智份子製造對社會他人的傷害,只能從家庭與學校開始。最早能感覺一個人與社會格格不入,人間關係不協調的人,應該是在家庭成員與學校師生。人與人的距離在現代社會越來越遠,在尊重別人隱私的大前提下,即使想幫助另外一個人都有苦難。當一個人被標籤化,認定是問題人物,經常會把本來邊緣問題變成嚴重問題。如何在現代家庭里,學校里,工作里,讓人與人相互瞭解,建立關係(connect),是專家們絞盡腦汁思考的問題。當大事發生後,鄰居會說 「他看起來很普通正常,沒想到會做這種事」這些話顯示人與人的疏遠。
預防恐怖份子是個頭大的難題,全世界沒有一個人有答案; 應該從深層的恐怖信仰角度去探討。文明與非文明的區別在人命人權人道的價值,文明的社會不惜任何代價對待生命,而許多極端的伊斯蘭教義與極端的共產主義,它們會教導百姓為神,為教義,為愛國,為民族等犧牲生命。當一個人不覺得生命值得活下去,甚至感覺為理念犧牲是一件光榮的事,你就真的不知道如何跟他講道理了。
美國最近的一個宗教與言論自由的討論會 ( https://youtu.be/Hz0i9GrzzcI )特別提到 「褻神罪」 與「信仰言論自由」 背道而馳。伊斯蘭教可以輕易判褻神的人死刑;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這二年在孟加拉灣不斷發生,殺害網絡博客,學者與外國人; 只是他們發表自由思維的言論,觸犯了這些極端教義的伊斯蘭教極端份子。今天孟加拉灣政府宣佈要求教會,要佈道談論 「伊斯蘭教反對任何殺害生命」 的概念。( Bangladesh mosques urged to give sermon against extremism, http://www.bbc.co.uk/news/world-asia-36805657 )。有幾個專注提倡極端保守伊斯蘭教義的電視頻道,也被下令關閉。恐怖份子是長期被洗腦製造出來的產物,在言論自由與提倡極端行為,如何平衡需要有智慧的政府。這種概念與共產黨的領導神聖不可侵犯一樣,講話不小心會無緣無故的被入獄。
極端的宗教與極端的專制體制,是孕育恐怖份子的溫床。
孟加拉灣 ( Bangladesh )與台灣有一點相似的地方:統獨之戰。英國殖民時代,1947 年英国人把印度分割成二個:伊斯蘭教的孟加拉灣與印度教的印度。印度夾在東孟加拉灣與西孟加拉灣之間,那時東西孟加拉湾是一個國家,相距2000公里之遙遠。 由於地理文化語言宗教是長時期的分治,東孟加拉灣的獨立勢力自然形成,最後在印度與當時的蘇聯的幫助下,發生了印巴戰爭。 1972 聯合國的調停,東孟加拉灣獨立變成現在的孟加拉灣,而西孟加拉灣變成現在的巴基斯坦。印度與巴基斯坦的世仇到現在仍然無法化解。這裡面牽扯二個邪惡的力量:宗教信仰與民族主義。這二個力量一般的教育都正面認定,但仔細想想,是世界戰爭恐怖襲擊的真正核心根源。
按照 BBC 專家的分析,少數的極端伊斯蘭教義派希望孟加拉灣,再與巴基斯坦統一。他們還沒有忘記 1971 的獨立戰爭。這些人需要對近二年孟加拉灣恐怖襲擊負責。這些少數人的極端信仰與民族主義,嚴重妨礙大多數溫和派伊斯蘭教社會的進步發展。他山之石可以攻錯,台灣的政府應該注意思考台灣的現狀,注意國民黨少數極端份子的思路發展。媒體報導說蔡正元好像早就知道雄三要發射,而且事後他煽布信息說飛彈指向廈門。假如媒體這些說法是真實,那他已經觸犯國安有關的叛亂罪; 他是一種恐怖活動。問題在法律上如何界定,什麼時候可以把他抓起來,剝皮拷問?法是人定的,在國安與人權間如何平衡,也許應該問百姓的意見 – 公投決定像蔡正元邱毅等這類賣台言論該不該 「殺頭」?就像伊斯蘭教教士,他們本身自己不犯法,但鼓勵別人犯法,這有罪嗎?
今天,電視報導一些自稱愛國人士在台灣民政府這個組織縱火( https://youtu.be/juJtsO-ClBs )。這是台灣恐怖襲擊的開始,是蔡正元邱毅還有一個親共媒體鼓吹的結果。希望蔡英文政府里有人能分別 「恐怖份子」 與 「失智份子」 的不同。能理解 「褻神」與「言論信仰自由」 二者之間的矛盾。在社會住宅區縱火是非常嚴重的恐怖攻擊,台灣的司法被一群白痴綁架,法律對恐怖襲擊概念不清,只要沒有死人,大部份案件不了了之。等下一次死傷一大堆,才開始歇斯底里的反應,體現出一種沒有智慧的行為模式。
恐怖份子有非常執著的理念,他們是不可能教化改變的。(2016-7-16)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