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進步秘訣 33 – 我很抱歉的媒體效應

台灣進步秘訣 33 – 我很抱歉的媒體效應

[2017-7-21] 應該是周子瑜事件與戴立忍事件啓發了王弈凱的 「第一屆中國我很抱歉比賽」, 前幾天我注意到 BBC 與 VOA (美國之音)的報導,聽說今天也上了紐約時報。拍手👏。我第一時間注意到是在 Twitter 上,川普居然把它用上,令我感到川普的助選團隊,對社交媒體反應超快。
周子瑜 16 歲小女孩,在殘酷的韓國導演與合同規定下,電視道歉。她得到的是全台灣的同情沒有人責怪她。倒是那個黃安,假如有機會我也會一槍把他斃了。日本也是一個小女生 Kiko Mizuhara 有一張照片背景是日本的烈士紀念廟,也因此道歉。台灣的男演員好像比較賤,這個沒有靈魂的戴立忍,按照媒體報導,居然寫了 3000 字的悔過自白 – 真是TMD的沒有 xx!
看到了王弈凱的 「比賽」 我在推特上建立了一個 hashtag, #SaySorryToChina 

https://mobile.twitter.com/kflee2000 ), 來響應這個台灣年輕人的創意。Hashtag 與傳統的關鍵字很接近。最早是 Chris Messian 2007 提出利用 hashtag 快速代表一個群組,後來演化成代表一個主題的內容。寫論文的人都知道在完成論文後,需要寫一個摘要 (abstract) 幫助讀者決定要不要深入閱讀全文,以及列出關鍵字 (key words) 便利數字化電腦搜索。論文或是書本後面都有索引,80年代文字處理軟件,讓用戶在論文本文里,把索引的字以特殊符號,例如 {索引字}這樣電腦可以自動幫你產生索引。
所以概念上 hashtag 不是新發明,但是用在 Twitter 卻感覺特別良好。它現在是一個很常用的推廣工具,因為非常容易使用,而且有時會掀起很強烈的共鳴。最近的一個 #AsAMother (作為一個母親)引起強烈的美國種族衝突反響。Hashtag 只是一個自己創造的字,前面加上一個 # , 那溝通的朋友就能很容易的知道,你是在談論一組人或一件事。在 Twitter, 一個信息 ( tweet ) 只有 140 個英文字母,它是有由早期電話短訊演化而來。Hashtag 的用法是把它變成信息的一部分。舉例說明:
I #SaySorryToChina because the sky today is so blue in Taiwan.
翻譯成中文: 「我向中國說抱歉,因為台灣的天空今天很藍」。 不知道這只是一個黑色諷刺性的幽默的人,真的會給搞糊塗! 它本身就是沒有思意的順口雌黃冷笑話。
我不建議藝人本身參與這種幽默,但是周子瑜的粉絲可以這樣用:「周子瑜 #SaySorryToChina 因為她被選為世界上最漂亮臉型第13位」 。把這概念延伸,字眼變化,粉絲們可以很容易把,被周子瑜被野蠻的中國打壓,而後蔡英文多了很多選票,周子瑜更是出名,最後被雜誌評選為漂亮寶貝,的這一連串的事件,利用 Hashtag 成為她的 「象徵符號」 。例如建立一個 #ILoveZZY (我愛周子瑜) 的Hashtag 發動粉絲不管寫什麼FB,Twitter,博客,EMail 任何地方,都把這個 Hashtag 夾在中間,有用也好無用也罷,反正硬塞到文句的中間。想象幾萬個尖叫的網絡女生,在網上丟出一大堆沒用什麼意義的話如:
。 #ILoveZZY 因為她與我一樣喜歡紫色。

。 #ILoveZZY 因為她的舞跳的好。

。今天台南特別美,我想說 #ILoveZZY 回家鄉吧!
那些網絡機器人並沒有那麼聰明。它只是在網絡里計算這個 #ILoveZZY 的出現頻率。專業公司像 hashtag.org 天天都在跟蹤這些 hashtag 的發展, 當某一個字出現頻率特別高,他們馬上通知廣告商搶廣告版位。吃這行分析廣告效果飯的人很多, Twitter 與 hashtag.org 好像關係匪淺,所以用 Twitter 為主要推廣平台的人,又得花錢才能看到你的 hashtag 的仔細分析與效果圖。一般來說,一篇文章里不應該有太多 hashtag 因為有些機器人會把它當作不合適使用處理。短短 Twitter 只有一個的空間,臉書上是可以多幾個。例如你寫 「 #ILoveZZY 拿台灣國旗超贊超爽,千萬絕對保證不要 #SaySorryToChina 」。這就有點政治意味,最好不要打小孩的主意。
電視說戴立忍寫了 3000 字的 「我不是台獨」 的悔過書; 鐘鼎山林人各有志,不過,這不能禁止網民的諷刺:「 廢寢忘食嘔心瀝血,戴立忍非常愛在中國出名,非常難過 #SaySorryToChina 仍然得不到共產黨的原諒」。網民話里帶刺,網民眼裡沒有骨氣的男人,沒有什麼價值;因為網民存活在虛擬世界里,不需要面對現實的殘酷。
2014香港黃之鋒等衝入立法會啓動了香港佔中與黃雨傘學運,最近被中國操縱的香港政府判他们有罪,為此:「黃之鋒熱愛民主自由的香港,寧願做腐敗賣港689的牢,也不 #SaySorryToChina」。香港特首梁正英有二個綽號: 689 與 ABC。 689是他只有689 票當選特首,比蔡英文的 689萬,剛好差一萬倍。 ABC 是 Anything But CY. CY 是這個對北京唯唯諾諾不敢為香港人利益講一句話的蠢材的名字,所以香港年輕人說什麼人做特首都好,就是不要梁正英。「CY 實在要 #SaySorryToChina 因為沒法把香港不喜歡,舔北京屁股的人,全部入獄」。
王弈凱的創意顯然很有共鳴,大部分國際媒體都有報導。我說這是非常成功的國民外交。台灣的年輕朋友應該廣泛的使用這種技術,隨時創作新的 「讓世界知道台灣產生共鳴」 的國民外交。國民黨幾十年來用一群半死不活花大筆納稅錢的外交官,該革命了!來個佔領外交部怎樣?
Hashtag 好像不能用中文, 因為中文一個單字不能代表一個概念,英文可以把字母硬拼在一起。我實驗了 #中國我很抱歉 是可以在文章里嵌入使用,但是後面分析的機器人,好像搞不懂。這個主題尚待台灣年輕想創業的人去動腦筋。
Hashtag 沒有 「所有者」 的概念,任何人都可以使用任何字,它代表的意義也是你自己定義的。沒有人管的地帶。最近民進黨開會有些吵吵鬧鬧說台灣國名。鬼佬朋友說最好的名字是 Formosa Republic Of Taiwan 那簡寫就變成 FRT。 我實驗 #FRT 發現 2014 有個搖滾樂隊也用這個 hashtag。 但它不能阻止我加了一個新的定義。等有時間專門來研究如何,建立幾個 hashtag 給台灣年輕人去衝撞國民外交。( https://mobile.twitter.com/kflee2000 )(2017-7-21)。

Advertisements

2 thoughts on “台灣進步秘訣 33 – 我很抱歉的媒體效應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