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進步秘訣 71 – 憲政改革何其困難!

台灣進步秘訣 71 – 憲政改革何其困難!

[2016-9-30] 可以坐在陽台一杯咖啡,微風吹過,胡思亂想是人生的享受,我在想一百年後我們都不在了,寫歷史的會怎麼稱呼李登輝?那時候台灣通史會不會這樣寫呢?
 「台灣在公元 600 年左右,太平洋島嶼民族,波利尼西亞人首先到達,在平靜的島嶼沙灘平地建立部落形式的國家。第一個叫做大肚山王國。當時的台灣福建沿海漁民漢人與波利尼西亞人和平共存。台灣第一次被外來勢力入侵在17 世紀荷蘭人,佔領澎湖與台灣南部。荷蘭人佔領局部的台灣 38 年,以它當中經商的中轉站,在 1661 被鄭成功趕走。这就是第二次台灣被外來勢力,明朝敗將鄭成功佔領,作為他反清復明的基地。台灣第三次被佔領是 1894 年甲午戰爭清朝戰敗,馬關條約把台灣澎湖割讓給日本。台灣命運多乖,第四次被佔領是中國大陸民國時代,1949 蔣介石的國民黨被毛澤東的共產黨打敗,殘兵敗將逃到台灣。歷史的重演,敗將蔣介石佔領台灣,把它當作反共復國的基地,與鄭成功的反清復明,心態一樣。
荷蘭人並沒有統治台灣的意願,他們只是找一個做生意的落腳。其他三組佔領台灣的軍事強權里,鄭成功與蔣介石,把台灣當做復國的基地,剝削民脂民膏準備打戰;日本人則因為戰勝土地割讓,把它當作它的領土。台灣大部份的基礎建設其實都是日本人規劃的。三組入侵者,從來沒有考慮徵詢當地人的意願,世代定居台灣島的台灣人一直被當作二等公民。
日本人統治了五十年 (1894-1945),蔣介石的國民黨也統治五十年 (1945-1996)。1996 年,國民黨統治政權的領導人,李登輝,決定讓台灣人選舉總統。那是,台灣正式從野蠻的獨裁專制帝王治國,走入文明的選賢與能民主治國的體制的,第一步」
估計歷史這樣寫會招來許多鼓掌與許多謾罵,自由社會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意見。從這個角度看問題,台灣的 「建國」 應該是 1996。李登輝在 1996 的時代的時代雜誌封面被稱為 「台灣民主之父」 (Father of Taiwan Democracy); 一百年以後的台灣歷史,李登輝會被稱為 「國父」嗎?
寫這篇文章的刺激來自二個,一是最近的報導 「李登輝:現在不做改革就會被中國改變現狀」 ( https://youtu.be/s8keV3N4ITg )與二是國總統奧巴馬用總統的否決權 (veto) 反對 911 受害者起訴沙地的提案,而國會正可能推翻他的否決權。( What is the 9/11 bill and why is it so controversial, http://www.bbc.co.uk/news/world-us-canada-37504158 )。
因為台灣歷史包袱實在太重,所以想用美國總統的否決案來說明,李登輝希望的改革,可以有另一條思路。
基地組織 2001 年 9-11 襲擊美國,造成二座世貿大廈倒塌與 3000 多人死亡。基地組織的 16 個參與襲擊的人里, 11 有沙地阿拉伯國籍。一些貪婪的 「惡訟師」 慫恿貪婪的受害者家屬,異想天開,硬是說沙地政府需要對這事件負責。到目前,論證只能說沙地王室,「間接」 資助恐怖份子。間接是一個模糊的概念,法律上的說服力不大。允許美國百姓,在美國法庭起訴外國政府的法案,聽起來確實有點荒唐。但美國政府更擔心的是,既然你可以起訴他國,那美國許多在外國的軍事行動,間諜行動,商業犯罪,將來可能成為外國受害者,在美國法制下,起訴美國政府的理由。這風險不小,因此,奧巴馬使用了總統的否決權。理由,美國政府 「間接」 支持這些行為。
按照美國法律,總統的否決權可以通過三分之二的參院與眾院通過否決,總統的否決權。負負得正,否決否決權,美國官員擔心將來起訴美國政府的人會多如牛毛。這就牽引到我們思考的憲政體制問題。總統的權力有限是核心的概念,不像台灣腐敗透頂的馬英九,馬九趴,絕大多數百姓唾棄,卻可以厚顏無恥的繼續做完任期。馬九趴能這麼無恥,就是因為台灣的 「恐龍憲法」。
美國 1776 由英國殖民統治下,通過獨立戰爭取得獨立。在波士頓,英國學者貴族後裔的地區,他們採用英國的人權宣言 (bill of rights) 為參考,制定了美國的憲法。二百多年來,這憲法雖然偶爾也有修改,但是它基本上保護了美國人的人權。
台灣被國民黨統治的年代,採用了孫文的五權憲法, 這是一部奇怪的憲法,綜合了一部份西方的三權分立,加上了中國帝王時代的御史概念 (監察院)與古代帝王時代的科考概念 (考試院)與天授君權一樣的統治者 (天子)權力無限大的概念。所以台灣現在的憲法基本上是不可能罷免像馬英九這種 「霸者茅坑不拉屎」 的總統。無恥達到極點,只有馬英九這種下台還會對現任總統指指點點的人。21世紀文明的人像卡梅倫脫歐失敗,榮譽思維自請下台退出政治,因為他不希望,他的任何言論影響接任的政府。馬英九與國民黨充其量只能算是 17 世紀的野蠻人。
孫文的思維建立于19世紀末期,清朝晚期的時代,沒法擺脫天授君權帝王思維的影響,可以理解。他的體制極度傾向於保護當權者。在台灣已經有很多人建議廢除監察院與考試院,因為它在三權分立里,是重復而且矛盾的東西。監察院與考試院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,讓法制因為衝突矛盾而無效率,是一個百分百完全的浪費。
李登輝與許多台灣人提出的 「修憲」, 個人認為是非常苦難的。在一個很糟糕的框架框里,由內改革事倍功半。 把五權憲法完全拋棄重新制定,合乎台灣現況的憲法比較實際。
最簡單的辦法,應該以西方為例,把西方已經可行的體制,直接採用。個人意見瑞士的直接民主與代議民主合用的體制,特別適合台灣的情況。當然老牌英國,德國,法國也都可以借鏡。不直接採用也行,或許可以學美國,以現代的人權宣言為藍本,重新制定台灣的憲法。下下策才是在孫文的五權憲法上修修改改。
舊的不去,新的就不會來。背著大包袱前進,好辛苦。 (2016-9-30)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