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過的艾滋針頭 – 亡塚里是誰家的孩子?

用過的艾滋針頭 – 亡塚里是誰家的孩子?

[2017-02-11] DHL 快遞公司大名鼎鼎, 是 Delivery High-speed Ltd. 的簡寫嗎? 猜的很邏輯但是錯。DHL 是三個合伙人姓的第一個字母合組起來的,其中一個叫做 Larry Hillblome。 這傢伙大概精力特別充沛,喜歡社交, 遠親近鄰遍布全球。這些親戚們平常大家各忙各的也不認識,更不用說往來。一直到 1995 這位才 52 歲的才子早逝, 一大堆兒子女兒突然冒了出来。開始的時候 Hillblome 美國的家人堅持不認這些婚外子女, 拒絕科學 DNA 的測試。我常說,當事實存在時拒絕是枉然的。最終按照法律的程序,看在大筆遺產的面子上,最終免不了歸宗認祖。 維基這樣總結:
「 It was ultimately determined that a Vietnamese child, Lory Nguyen; Jellian Cuartero, 5, and Mercedita Feliciano, 4, of the Philippines; and Junior Larry Hillblom, of Palau were fathered by Hillblom. In the final settlement, each of the four children received a gross payment of $90 million, reduced to about $50 million after taxes and fees, while the remaining $240 million went to the Hillblom Foundation, which followed Hillblom’s wishes and donated funds to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for medical research.」( Larry Hillblome, https://en.m.wikipedia.org/wiki/Larry_Hillblom
這些越南菲律賓小朋友走運了,以千萬美金當計算單位,以後生活沒有憂慮了。佛家說投胎投對了。動物的本能是種族延續,這位 Hillblome 先生完成了他該做的動物的責任。
最近台灣媒體報導台商從中國回台,順便把 H5N7 與 H7N9 高度傳染的病菌帶回台灣, 引起衛生單位緊張。台灣的老婆們想清楚了,那一天不幸老公事業成功,不冒出幾個 DNA 相同的小鬼頭才怪呢?
風涼話少說,在 2017 的今天的一則新聞說中國的醫院承認使用用過的針頭, 結果讓五個普通病人得到艾滋病的病原體 HIV。這讓人完全不能理解! 中國不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了嗎?十幾二十年前,中國醫院衛生機構把用過的針頭洗一洗重新使用,大概為省錢吧,可以理解。但現在是 2017 人都可以上太空了,還需要省一些針頭的錢嗎?HIV 病原在被感染的人身體里潛伏到一定的時候, 發作起來就是一個艾滋病人了! 這個東西通過血液接觸,有高度傳染性的流行病,( Chinese hospital infects five with HIV by reusing equipment, http://www.bbc.co.uk/news/world-asia-china-38920454 )。老公常到中國出差的老婆們,夜深人靜的時候該想一想!
到醫院看病,不管原來的病有沒有治好,卻得了一個沒有藥可救的艾滋病, 實在太不合算! 但是這就是中國人必須面對的現實。假如台灣的女人堅持老公中國出差回來,先檢查再入門,不意外。
幾年前, 中國一個有比較有概念的政府官员,表明要禁止帶有艾滋病原的人到公共的浴場。中國人喜歡到公共浴場里 「玩」 – 很複雜的概念。但是這些地方在衛生上應該是危機重重!令人意外的是商業勢力,加上黑道勢力,永遠大約民眾的公權力。這個為百姓設想的法令,居然引起抗議。( Outcry over China plan to ban HIV patients from public baths, http://www.bbc.co.uk/news/world-asia-24518447 )。報導文章是 2012 的,那時中國說有艾滋感染者 43 萬人,而聯合國則估計數字在 62萬到 94 萬之間。哇! 百萬艾滋大軍。不過聯合國官僚統計也信不住,聽香港一位專業醫務人士說, 真正的數字是千萬! 因為常識不足與自我保護意識薄弱,文化教育不發達的國家,自然有高的感染。
應該是十幾年也許二十年前國際機構要頒獎給,在河南發現嚴重賣血,針頭重復使用,導致九成村民得到艾滋病的專家,劉倩。印象中記得當年中共不想承認有這麼一回事,禁止她去領獎。網上沒有找到這段新聞,倒是有這麼一個報導。( 河南艾滋病村:希望被歷史記住 對得起先人子孫, http://news.sohu.com/20161201/n474603722.shtml )。看看地圖雲南與河南是高然地區,廣東廣西也不會好到那裡去!
來自劉倩的調查報告《血殤》這樣說:
[在銀莊,我親眼目睹不幸的人們一個個死去,和鄉親們一起埋葬他們死去的親人。行進在鄉間送葬的隊伍中,我比任何時候都更深刻地體會到一種「歷史感」,我清晰地意識到我正在歷史中行走,我正置身於一場人間災難,一場人類的大事件。行走中我一遍又一遍追問:歷史到底在訴說什麼?人類到底在期盼什麼?同時追問自己:你到底為了什麼?]
( 2017-02-13)

Advertisements

One thought on “用過的艾滋針頭 – 亡塚里是誰家的孩子?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